首页 >> 百姓呼声

柴坡村委主任马中亮:占寺院房,拆寺院墙,打寺院方丈

发布时间:2019-1-11 15:27:44  来源:  作者:

      柴坡村委主任村霸马中亮作恶多端,十恶不赦,事实如下:
举报人:释觉益,俗名李荣娣,男,现年90岁,系驻马店市驿城区朱古洞乡柴坡村井泉寺寺院方丈。
马中亮,男,现年龄60岁,家住驿城区朱古洞乡柴坡村井泉寺村民组,现任柴坡村委主任。
我于1998年经确山县委统战部招商引资来到确山县朱古洞乡柴坡村井泉寺修复、扩建清唐时期的千年古刹井泉寺,双方确认后,我的户口随落到井泉寺村民组,并与柴坡村委支书陈景,朱古洞乡党委书记李新才签定了15.5亩的用地协议书,确定了四址界桩,确山县计划委员会下发了确计资字(1998)7号文,确定了该项目15.5亩的用地指标。经乡政府办了集体土地使用证,同年5月14日乡政府办了准建证证号612810,编号744后开始施工,确定了该项目15亩的用地指标:1、架高压线路3公里,坐30千瓦变压器和电房一间;2、建22间楼房和厕所一处;3、885平米的大雄宝殿建成正付零以上。
1999年8月9日又经确山县人民政府地籍调查审批表(寺院一块),四址:东马海荒地,南:马国宝、焦文福,西:马国宝,北:马中亮,面积7000平米和3333.3平米两块地,初审意见张彦州签字:确山县土地局副局长王建华签字,按7月19日局党组研究意见办。1999年8月9日,局长王永堂签字,请办集体土地使用证。1999年8月9日经工作人员张玉静办理3333.3平米,7000平米两本土地使用证(该地块解放前后历来是无主荒地坡地,65年柴坡大队划为村办林场地盘,我因此被招商引资确定在这片地方复建千年古刹井泉寺)。在施工期间就住在马中亮家一年多,马中亮的父亲马海就是该村民组的组长,全村民组没有一人提出该片荒山坡地的归属权,更没有一户拿出林权证,声要该地块的所有权和使用权。
2004年前后,我因资金不足,出外化斋,安排一位女居士,守寺看门,这期间乐山旅游开发逐渐炒热,我的寺院地盘正处在乐山旅游景区咽喉地带的大门口,马中亮父子、兄弟打起把我赶走,霸占寺院地盘的鬼主义:
一、一天深夜,一群蒙面歹徒,强行将居士住室门打开,用黑布蒙着居士的头,用裤头塞着居士的嘴,将居士打的扁体鳞伤,连夜跑到驻马店居士家。歹徒将寺院财产抢劫一空,其中抢走郑州居士损赠的100双新棉被,从此马中亮的父亲马海住进寺院收香火功德钱,成为穿便衣的寺院“方丈”。
二、马中亮将我安装的变压器及配电盘卖掉,把我的电房扒掉,就地盖起了北屋和东屋各三间房。
三、马中亮又把我放在他家的四川峨眉山寺院损赠的50立方建寺院的4米长的方木板卖掉。
四、马中亮2011年让他四弟马付山、五弟马付林在我寺院地盘上各建房5间(底上10间楼房)。2013年元月,马中亮三弟马付山夫妇,在夜晚9点左右,突然推开我的门,将我的手机夺走,扭着我的脖子,让我答复他,推倒我的院墙,他在我寺院建房。我不答复,他要弄死我,让我在他事先写好允许他在寺院内建房的纸上签字。当夜马德山就用铲车推倒我的院墙,开始建房。第二天早晨我到管辖地老街派出所李双胜干警报案,后找朱古洞乡政府胡志峰乡长、土地所长李富友报案,先后找了10多次,没有阻止非法建筑。马德山在寺院内建把5间楼房(底上10间)另2间现房五人制止。后马德山让别人给我说,别叫老和尚告我了,告我一次得四伍千元花。
五、在此期间,马中亮指使他的心腹干将马全武推倒寺院厕所又建房3间(底上6间)。
六、2013年马中亮把柴坡村委存放1982年确山县政府印发的牛皮纸空白林权证自己亲笔私自填60亩将我寺院7000平方米和我买徐老庄董留妮坟地(起坟费我已付清)也包含马中亮假林权证之中,他又以120万元卖给乐山旅游开发公司王伟,马中亮承揽该60亩地的毁林伐树、平整土地工程,从一开始砍伐寺院周围树木、平整土地那一天,我就找朱古洞乡政府胡志峰乡长、老街派出所干警李双胜,驿城区委纪检会朱自涛副书记,每次报案就是不处理,他们的理由是:我的土地使用证丢失,没有土地使用证,没法处理。
我多次找驿城区土地局长钞磊、地籍股长焦德胜、副局长许长河,都是以档案找不到,没法补办。朱古洞乡政府、老街派出所、驿城区纪检会、驿城区土地局互相扯皮、刁难、挡着不补办。
后经确山县土地局档案室查找到2005年从确山县划归驿城区胡庙乡、朱古洞乡、古城乡三个乡14个乡直单位地籍接交清册,确山土地局移交人仝新上2005年6月16日签字,驿城区土地局接收人许长河2005年6月16日签字,该移交清册中,第5朱古洞乐山井泉寺旅游城3333.3平方米,第6朱古洞乐山井泉寺旅游城7000平方米在其中。许长河硬不承认是他签的字,他没按收该档案,挡着不给补办证,百般怀疑、刁难,背后一连串不可告人的秘密是:马中亮行贿,他们受贿。马中亮私自填写确山县空白牛皮纸林权证,把我寺院7000平米,加我买董留妮坟园地3亩都卖掉,60亩树林砍光,并把我的大雄宝殿基挖掉、推平,卖给开发商王伟120万元。到底谁给马中亮私自填写的1982年的假权证,在驿城区换成现在统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林业部印制由驿城区填写的林权证?不换新证,程序严重违法!是谁给马中亮批办的森林砍伐证?是谁又给乐山旅游开发公司王伟批办的土地项目使用证?为什么这些经办单位干部能顶风,违法为马中亮大开绿灯,打开一扇方便之门?我为啥起早贪黑跑了一年多,把乡政府、派出所、纪检会、土地局等门槛踢破、嘴磨烂,鞋底磨断,都是把我当成皮球踢来踢去?因为我没钱送礼,告状不灵、说话没人听。
七、马中亮在柴坡村也是无恶不作,2004年区扶贫办经王金业主任拨给该村徐老庄村民组人畜饮水款9万元,齐庄村民组2.5万元,经马中亮转走后此款没有下落。
八、2005年秋,区扶贫办拨5万斤扶贫小麦种,马中亮说现在谁贫谁不贫,弄不好还打架哩,把麦种全部卖掉,村干部编造假扶贫报表上报卖的钱鸡飞蛋打没有下落。
九、2003年至2005年马中亮,文书袁进才,妇联主任杨景梅分别收全村各村民组超生子女费少的每人5000---6000元,多的每人收7000---8000元,全村子100多个超生子女,从不给交款人打收条,对乡政府计生办每人只交2800元,剩余的除给有关人员送礼外,都装入自己腰包。

十、 马中亮自2004年国家对农村免收农业税,并返给农民粮食直补款至今,全家6口人,除应得直补外,每年多套领56.5亩,其中30亩是柴坡大队。1965年办林场借焦庄村民组耕地,一直由焦庄交农业税,粮食直补款,确在马中亮名下。
十一、马中亮2006年区扶贫办拨给柴坡村小学扶贫建校款11万元,挪用建村委办公室,又怕上级检查,把村委办公室建在学校操场正中间,上级教育部门来检查,马上挂学校牌子,检查走后,挂上村委牌子。柴坡学校500多学生,没有活动操场,直接影响学生健康。
马中亮以上犯罪事实,十恶不赦,按中央十八大习主席讲话精神,打老虎、拍苍蝇、对贪污受贿、违法乱纪犯罪分子要“零容忍”,为什么我和柴坡正义群众,一直找朱古洞乡政府胡志峰乡长,找老街派出所分管干警李双胜,找区纪检会杨帆、朱自涛,找区土地局钞磊局长、许长河副局长、焦德胜股长,还向区林业局长反映马中亮以上犯罪事实,他们对马中亮都是大容忍,零追究,不处理,因而助长马中亮更嚣张。2013年的一天,马中亮要请我和我的徒弟释新勇在乡政府旁边吃饭,马中亮指着我说,老和尚,你想告倒我累死你,柴坡老书记陈景告我十来年了,她都没把我告倒,再大的事,有市检察院张检察长给我扛着,你中吗?好好想想。为什么中央十八大开了一年多,学习群众路线贯彻这么久,驻马店市驿城区上述这些单位,这些办事人员,还是铁打的营盘,过去的作风,我和柴坡上访反映马中亮犯罪事实的正义群众实在整不通。

  忠心恳请上一级领导对柴坡村霸调查处理。

2014年5月7日
友情链接
百度 |  新浪 | 
CCTV 央视精品频道《奋斗》栏目组授权代理公司
版权所有:中国和谐法制网组织委员会 京ICP备09050734号 电话:010-81110831 QQ:978658865 邮箱:zghxfz@163.com